千机殿 第一百一十八章 示爱(上)

小说:千机殿 作者:缘分0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6: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他走了。”

  宁夜小屋里,一直负责监视的天机回来报告。

  这里的他,自然指的是尹天照。

  “谁与他同行?”

  “没看到,只他一人。”

  宁夜想了想,道:“尹天照这个人,一向谨慎。他不可能真正独自出行,尤其是这种情况下。你没看到,说明保护他的人不是庸手,多半就是冥四野。去通知王森他们,这次怕是要那位钟上仙也出手了。”

  “嗯。”天机已没入地底消失不见。

  天机离开,宁夜起身出屋。

  现在是时候让自己在公众前露面了。

  过去的每一次出手,都有宁夜在附近,这一次,宁夜终于不用再自己出手,也是时候给自己洗一波嫌疑了。

  正思考自己要去那里转悠呢,屋外一名容貌清秀的小姑娘走进来:“见过宁公子。”

  “是你啊,碧瑶。”宁夜笑道。

  碧瑶是池晚凝身边的婢女,她既出现,那说明是池晚凝相邀。

  也就是说,池晚凝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

  果然碧瑶道:“宁公子,主人伤势痊愈,今日正式开茶会,特命我来邀请公子。”

  “好!”宁夜一口答应。

  ——————————————

  凝心小筑。

  池晚凝正坐在小亭中奏曲。

  这次她没有抚琴,而是罕见的抱起了一个琵琶,伴随着她纤指拨动,丝丝弦乐起,又有袅袅轻烟飘飞,在空中幻化出无数生灵景象,有仙鹤齐鸣,繁花乱舞,更有天河微泛,甘霖普降,尽显神韵,映照的池晚凝婉如画中仙子。

  在她身边不远处,杨子秋许彦文等人盘膝而坐,聆仙音,望美女,如醉如痴。

  宁夜来到,池晚凝便放下琵琶,对他笑道:“你来了。”

  二人四目相对,刹那之间,秋水河畔,历历往事浮上心头。

  只是这一眼,宁夜就觉得所有的谋划,算计,都已消弭在那秋水眼眸中,眼中唯有伊人。

  不过他总算还是自持的,对着池晚凝施了一礼:“见过池仙子。”

  “你又何必再与我如此客气。”池晚凝一指身旁软塌:“这里坐吧。”

  竟是要宁夜坐在她身边。

  就连宁夜都为之一怔。

  旁边杨子秋等人也愕住。

  池晚凝宴客次数虽多,却从未有邀请过任何人在她身边落座,对她来说,客人便始终是客人,身旁的软塌便如一个摆设,以至于许多人,只有真正入了池晚凝之眼的人,也就是她未来的真名天子,才有资格坐在那里。

  这或许不是真相,但谣传得多了,不真也真。

  池晚凝不可能不知道这说法,她这刻如此,岂不是……

  杨子秋按捺不住的站起来:“池仙子这是何意?”

  “子秋。”还是钟日寒道:“宁夜救了仙子的命,仙子以上宾相待,并无出格之处。”

  却是在点醒杨子秋,谣传终归只是谣传,莫要自己去坐实了。

  杨子秋按捺下心中不满,转头看宁夜。

  宁夜却在看池晚凝。

  池晚凝笑意盈盈,也不说话,既不否认温心予的说话,也不承认。

  那瞬间,宁夜明白了。

  对于宁夜来说,他与池晚凝之间的感情,自然最好是个秘密。

  池晚凝天之娇女,黑白神宫第一美人儿,某些方面也是个超级麻烦。若是许彦文杨子秋钟日寒这类天之娇子获其芳心,那可能还没事,宁夜……

  不好意思,宁行走权职虽高,级别却普通,本身就是肥肉一块,如今再要和池晚凝走到一块,定会引来麻烦无数。

  但池晚凝显然非做此想。

  她是女子,天性重情。

  当她确定了自己爱上宁夜时,就再没想过要隐藏——你的身份需要保密,可这和你我之间的感情无关啊。

  这就是池晚凝的逻辑。

  无常废墟归来,宁夜首先想的就是如何收拾此事手尾,将一切做的干净利落,洗脱嫌疑,但是池晚凝的心中,却满是宁夜身影。

  从她醒来时刻起,便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宁夜。

  对她来说,思念是一种煎熬。

  正因为体悟过这种煎熬,所以池晚凝不想隐瞒。

  她不想在别人面前装的如没事人一般,与爱郎面面相对,却要装的如熟悉的陌生人。

  她更愿意挺身而出,让所有人知道,宁夜是自己的男人。

  哪怕将来宁夜被发现身份,那大不了便和她一起死。

  她被青木老祖视为炉鼎,又被烟雨楼种下三尸丹,心如死灰。如今终于遇到了一个相知相爱的人,在生路无望下,心海中最大的念头,却是至少活着的时候,能够轰轰烈烈爱一场。

  这是她的心声,却无处诉说,便在这刻,用她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她没有说身旁软塌是何用意,那是因为她给了宁夜选择权。

  宁夜可以选择不坐过来,她也会接受,既然你要保密,那便保密好了。

  但是她会失望。

  她在期待宁夜的选择。

  或许,她也是对曾经绝望之际产生的情感不抱信心?或许,她是怕自己输给宁夜那无边的复仇意志,怕宁夜为此而甘愿舍弃自己?

  虽是天之娇女,但作为先后被青木老祖和烟雨楼利用的人物,池晚凝其实是孤苦无依的。

  在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宁夜出现了。

  他成了她生命中唯一的亮光,也成了她心灵上最大的依靠。

  正因此,池晚凝渴望着能真正和宁夜站在一起,便如得了一棵可依靠的大树,哪怕这会因此给宁夜带来一些麻烦,但池晚凝更愿意听宁夜说,自己愿意为她冒险。

  这或许就是一个女性的自私,却也是一个女性最重视之爱。

  明白了池晚凝的心意,宁夜知道自己已无可回避。

  他不可能让池晚凝失望。

  这一刻,看着那软塌,宁夜笑了。

  他说:“既然仙子不嫌,那宁夜又怎可自薄。”

  然后他走了过去,在软塌上坐下。

  池晚凝便也笑了。

  这一笑,纵百花盛开,亦难掩芳踪,便若黑夜迎来白昼,寒冬等到暖春。

  心花儿盛放,池晚凝的身体已轻轻靠拢过来。

  宁夜猿臂微伸,便将池晚凝拢于怀中。

  刹那间,宁夜仿佛听到了无数人心碎之声。

  所有人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