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机殿 第一百三十一章 约见(上)

小说:千机殿 作者:缘分0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6: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问天山上至少有三处隐秘布置,具体功用不清楚,但只要是上了问天山的人,就无可避免会遭遇这多重禁制的考验。无论是幻化之术还是潜行隐匿之术,都不可行。而且我用昆仑镜试过,可以肯定,至少有一位万法境级别的强者,随时都在看着这里。”

  千秀阁里,宁夜道。

  昆仑镜不可能洞察到万法境,就连华轮都不易,但也因此,宁夜借助得不到答案这个事实可以反推出监测之人的修为。

  大家对这个结论并不奇怪。

  仇不君叹息:“所以,终究是无法可想的,对吗?”

  “如果是我们自己的话,的确没有办法。不过还好,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宁夜却道。

  “转机在哪儿?”大家都来了兴致。

  “就是太阴门。大师兄成了妖仙,很显然这就是当初太阴门留他活口的原因。即便对太阴门来说,能够炼化出合格妖仙的修士也是不多,所以象大师兄这样的妖仙,他们绝不会放过的。大师兄注定不会一直留在问天山做诱饵,终有一日,太阴门会把他要回去,以太阴秘法将其控制起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在问天山救他,而是在他回去的路上?”池晚凝问。

  宁夜摇头:“他们不可能想不到这个。最重要的是,若要在归途救人,我就必须离山,目标就再次明显。我好不容易洗脱先前的嫌疑,不能再留下新的证据。”

  “要不我来?”公孙蝶兴奋,跃跃欲试。

  宁夜摇头:“你不行,你的影遁之术他们不会想不到,即便你已领悟部分影遁道则,也还是不可能逃过黑白神宫大能的追杀。”

  池晚凝更是道:“他们甚至可以在赵龙光体内种下禁制,如此一来,无论你带着他逃到哪里,都只会暴露自己。”

  公孙蝶气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还能如何?”

  “其实有一个人或许可以帮上忙。”宁夜道。

  “谁?”

  “尹天照。”

  ————————————————————————

  自从那天见过赵龙光后,尹天照淡忘已久的回忆便再度浮上心头。

  脑海中总是回想起曾经同门的惨呼,浮现他们死去的画面。

  这些人就象是不散的怨魂,总是缠绕着他,成为他一次又一次的梦魇。

  在以前,还有常雨烟为他宽怀解忧,但是现在,他连常雨烟都失去了。

  于是孤坐小屋,尹天照便感到一阵发自内心的凄凉。

  这便是作为一个叛徒的下场吗?

  在没了用后,就被抛弃,失去一切。

  反倒是那曾经的怨魂,有一个化成实体出现了。

  大师兄……赵龙光!

  他没有死!

  该死的黑白神宫,他们一直在瞒着自己。

  他曾经努力想要回避的一切,却在那天被逼的不得不面对。

  他无法忘记赵龙光那仇恨的眼神,更无法面对。

  内心中所有的歉疚浮现,尹天照低低痛哭:“对不起……”

  他现在是真的后悔了。

  至于这悔意有多少是出自自己的遭遇,有多少是被激发的良知,便谁也说不清楚。

  甚至连尹天照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还会不会出卖天机门。

  他只知道,自己已经没了回头的余地。

  这使他对自己的人生感到绝望,躺在床上,精神委顿,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直到那一页书信,飘飘从屋外飞来。

  尹天照抓住信,无力的扫了一眼,涣散的精神却微微一愣:“是他?”

  半个时辰后。

  九宫山外的一个小山洞里。

  尹天照来到这里。

  或许是因为未知恐惧的缘故,他的精神好了许多,只是面容依然憔悴。

  洞内,宁夜一人独坐,正自饮茶。

  看到宁夜,尹天照哼声:“何事找我?”

  茶杯在空中顿了顿,然后宁夜一眼而尽,挥手斜指对面石椅:“坐。”

  尹天照径自过来坐下,只是看着宁夜的目光却无善意。

  之前骆求真几次怀疑宁夜,尹天照也曾相信他是天机门人,但是造化水之后,尹天照再无疑虑,只是一想到宁夜后来的提议,险些让他受到蚀心功折磨,心中又自愤怒,恨意难免。

  “喝茶。”宁夜道。

  尹天照却不理会,他自不可能随意喝宁夜的东西。

  宁夜也不在意,只是道:“你这两天的日子,不太好过吧?”

  尹天照冷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宁夜放下茶杯看向他:“在我和你说什么之前,帮个忙怎么样?先把你的留影石取出来。”

  尹天照面色一变。

  宁夜笑道:“这种手段不必对我使用,没有意义。你也不用跟我诈唬说,你还通知了谁……我知道你的事,比你以为的更多。”

  听到这话,尹天照按捺不住的颤抖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可以等会儿再说。”宁夜已对着尹天照伸手。

  尹天照无奈,取出一块留影石交给宁夜。

  宁夜摇头:“还有一个。”

  尹天照无奈,只能将另一块留影石也取出。

  这刻的他,感觉自己仿佛全身都被宁夜扒光了一般,再无任何隐秘,也没了安全的保障。

  随手将留影石收起,宁夜道:“没有了常雨烟,你已经不再受到神宫的庇护,自己更是成了神宫怀疑之人。要不是因为骆求真布置了赵龙光这步棋,恐怕那天在洞玄殿上,你就要直接接受蚀心功的考验了。”

  尹天照哼道:“那只会证明我没有出卖神宫。”

  “恰恰相反。”宁夜摇头:“那会证明,就是你出卖了黑白神宫。”

  什么?

  尹天照一惊:“你在胡说什么?我根本就没有……”

  “我知道。”宁夜打断他:“但是黑白神宫不知道。对于黑白神宫来说,要辨认一个人有时很简单,就是确认可疑后,直接施以蚀心功就可以了。这是黑白神宫强大的地方,却也是他们最大的问题……他们太依赖秘术了,以致于一旦秘法解决不了问题,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骆求真算是少有的不依赖秘法解决问题的人,但这次他输给了我,暂时只能蛰伏。所以一旦你有问题,你认为他还会出面保护你吗?他是个聪明人,正因为他聪明,也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尹天照听的震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你身体里有一种药,叫傀元散。你应该听说过这种药,没错,它是木傀宗炼制的,专门针对黑白神宫炼制的。它唯一的作用……就是抵抗蚀心功,使蚀心功无法问出任何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