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乔安 第26章:进退两难

小说:法师乔安 作者:程剑心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6: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可惜,只凭我们这支连队的力量,没有十足的把握拯救正在遭受大群怪物围攻的麋鹿镇,所以对老狼奥古斯的审讯刚一结束,我们就给拉瓦尔爵士发信,请求发兵支援麋鹿镇。”奥黛丽低声说。

  乔安点了点头,追问道:“拉瓦尔爵士是怎么答复的?”

  奥黛丽耸肩摊手,俊美的脸庞,浮现一抹苦涩的意味。

  “斯通上尉事先就说,给拉瓦尔爵士发信没用,爵士绝不会同意发兵营救麋鹿镇,结果还真让他猜中了。”

  “爵士回信警告我们,不要自作主张,还说他很担心敌人围攻麋鹿镇只是做个幌子,其实是想围点打援,如果我们派兵支援,反而会落入陷阱。”

  乔安皱了皱眉,隐约觉得拉瓦尔爵士的观点有些牵强。

  “收到回信后,我们都很失望,海拉尔尤其不满,指出拉瓦尔爵士的说辞毫无根据,担心被围点打援什么的,不过是借口而已,否则为何其它村镇被怪物包围的时候,他不担心这一点,唯独阿萨族的聚居地例外?”

  “霍尔顿的看法与海拉尔差不多,也认为拉瓦尔爵士之所以拒绝营救麋鹿镇,完全是出于对阿萨族人的歧视。”

  奥黛丽转述海拉尔和霍尔顿的观点过后,接着道出自己的看法。

  “我不想质疑拉瓦尔爵士的决定,但是从他的出身和过往经历来看,说他‘歧视’阿萨族人都是客气的,事实上他根本就是憎恨阿萨族人——憎恨程度甚至超过对那些吃人的怪物!”

  乔安沉默许久,终于开口。

  “如果当我年幼的时候,亲眼目睹母亲被阿萨族人以毒箭射杀,恐怕我也会憎恨这个种族的所有人,恨不得把他们所有人都从这片土地上清除掉,而非仅仅仇视杀害母亲的凶手。”

  奥黛丽脸色微变,握住乔安的手,想说什么却又难以启齿,最终只是叹了口气。

  “其实拉瓦尔爵士对于阿萨族人的公开仇视,不光我们清楚,冬堡的特里姆也早已心里有数,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因素,他才敢于大张旗鼓的发兵围攻麋鹿镇,而不必担心临渊堡出兵营救。”

  乔安点了点头,问她:“爵士的回信里,对我们连队有什么指示?”

  “拉瓦尔爵士不允许我们擅自介入麋鹿镇与冬堡的冲突,但是他授权斯通上尉带队前往麋鹿镇外围进行侦查,设法搞清楚大群怪物围攻这个小镇的理由。”

  乔安听了她这话,眼中浮现一丝奇异的光彩。

  “你发现没有,这个指令很矛盾,如果爵士压根不想插手此事,就不该多此一举,派遣咱们连队去麋鹿镇侦查。”

  “爵士不允许咱们主动介入阿萨族与冬堡势力的冲突,这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是仔细一琢磨就会发现存在漏洞——如果冬堡的怪物们主动袭击咱们,难道咱们也不能出手反抗,只能伸着脖子等死?”

  “如果咱们反抗了,杀了冬堡的人,人家肯定要追着咱们报仇,咱们也将被动卷入争端,这算不算违抗军令呢?”

  奥黛丽含笑点头:“你想到的可能性,我们刚才也想到了,所以海拉尔和霍尔顿就逼着斯通上尉,要求他同意再给拉瓦尔爵士发一封‘短讯术’,请示如果发生你刚才提到的那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

  “咱们那位上尉先生,明知道这样做会激怒拉瓦尔爵士,当然不同意发信,结果就跟海拉尔和霍尔顿吵起来了,刚才你也听见了。”

  “我猜上尉先生是这么打算的:不发这封信,他就拥有‘自由量裁权’,可以根据战场上的形势随机应变,然而发出这封信,爵士做出了明确的答复,他就没有自由量裁的空间了,事情反而会变得更麻烦,你懂我的意思吧?”

  奥黛丽眨眨眼睛,做出暗示。

  乔安心领神会地点了下头。

  “其实我也倾向于上尉的做法,但是海拉尔和霍尔顿那两个家伙太不懂事,太较真,只认死理,还以为上尉胆小怕事,不愿插手管麋鹿镇的纷争,逼着他非要发信不可,搞得斯通上尉很被动。”奥黛丽摊手苦笑,“这种事,只能大家心照不宣,说出来就不体面了,所以我也是没辙。”

  乔安转头朝仓库中央望了一眼,发现斯通上尉、海拉尔和霍尔顿已经停止争吵,坐在那里默不作声,全都一脸心事重重,严肃的样子,俨然正在法庭上等待判决结果。

  令人窒息的气氛,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魔力波动打破,一团红色光球从三人围坐的木桌上方浮现出来。

  斯通上尉、海拉尔和霍尔顿,全都条件反射似的跳了起来,三只手不约而同抓向红色光球。

  “你们两个小鬼,懂不懂规矩?都给我坐下!”斯通上尉瞪眼怒视。

  海拉尔和霍尔顿对视一眼,尴尬地缩回手,坐了回去。

  “这还差不多!”斯通上尉得意的扫了两人一眼,伸手抓住加载“传讯术”的红色光球,默默读取信息。

  “上尉先生,爵士怎么说?”奥黛丽挽着乔安的手走了过去,迫不及待地问。

  斯通上尉面色古怪,摘下军帽挠了挠头,直到吊足年轻人们的胃口,才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快点说啊!”海拉尔忍不住从座椅上跳了起来,急得直跺脚。

  “嗯……不出所料,爵爷在回信中把我臭骂了一通,说我思想僵化,是个脑子里长满肌肉的混球。”斯通上尉叼着烟斗,含糊着回答。

  “那您还笑得出来?”霍尔顿很是费解。

  “你们不了解爵爷,其实他骂我,就等于释放出明确的信号。”

  斯通上尉胡子拉碴的脸上,浮现一抹与其粗犷形象画风违和的奸诈笑容。

  “爵爷说我思想僵化,就是在鼓励我做事应该灵活一点嘛。”

  “特别是在变化莫测的前线战场上,指挥官不能事事请示上级领导,为了确保连队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不妨随机应变,哪怕最终做出的决定,表面上并不符合上级指示,也是情有可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