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第65章:乱七八糟的破事。

小说: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作者:有监控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绝对是一副十分诡异的情景,毛发钢如铁的情况说实话林宵凡也见识过,不过这种毛发一般都属于配套设施,只有钟馗、张飞、李逵之类的彪形大汉才配拥有。

  这是他们的标配,也是他们的人设,但川上富江来凑这个热闹,林宵凡就有些看不懂了。

  数十根头发就这么像钢针一般直直立在李可腥颤抖的小拇指上,搞得李可腥心慌不说,连林宵凡都受其影响,开始烦躁起来。

  他不确定是应该继续观察下去,还是直接把客户拉出来一柴了之。

  “……你有没有什么感觉?”快速斟酌片刻,林宵凡还是冷静下来,见那些头发并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于是开口询问道,“有没有觉得疼痛什么的?”

  富江的同化过程往往伴随着无尽的癫狂,人要是坏掉,那从直观上完全可以判断出来,但看李可腥的样子,他似乎并没有这些症状……所以林宵凡想先问问——

  毕竟原著里的同化,也是始于将富江头发插到自己身上。

  插和立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到底是客户,下刀之前,务必得先搞清楚。

  “没、没啊?”

  李可腥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无奈套着个人形雨衣,冷汗排不出去,这会子全因挤压的关系糊在脸上,模样看起来贼他妈吓人;他抖着小拇指望了望林宵凡手里亮晃晃的柴刀,忙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不过事实也正如他所,那几根坚挺直立的头发并没有穿透邦士杰的保护,试图钻入他的手指头里。

  果然是尽享激情,自有一套……

  这情况林宵凡自然是看在眼里,现在听李可腥这么一说,他更加确认了心底对于这片绝对领域的猜测,想了想,便接着冲李可腥说道。

  “那个,你现在试试把整只左手都伸进去看看。”

  “大、大佬!这、这不太好、好吧?”见过真空打包的人的脸么?李可腥当下就那模样;一听林宵凡让自己在柴刀边缘疯狂试探,李可腥吓得何止是两股战战,他几乎都快哭出声了。

  “啧,别磨叽,这邦士杰我瞅着挺耐操,你放心伸就是了,反正媳妇就在前方不远处;而且都要喜结连理了,女朋友总得忍痛割舍掉不是?莫非你想当渣男?再说又没让你伸双手,左手哪有右手香?我都想好了,我给你保证,我的急救技术和我的刀法一样霸道,一刀砍不断或是五分钟之内止不了血,都算我输。”

  得嘞,听林宵凡这么一说,李可腥他妈还能怎么样?伸他娘的!

  几分钟后,李可腥整只左手手背上,再次立满了密密麻麻、长短不一的头发,感觉是没什么危险,但瞅着着实叫人害怕。

  “大、大佬?”李可腥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似乎下一秒就得尿崩,好在林宵凡看了下他脸部的冷汗并不会达到将他溺毙的程度,想了想又吩咐道。

  “整条胳膊伸进去试试。”

  魔、魔鬼!

  知道说再多也没什么卵用,李可腥干脆放飞自我,扭着已经完全看不出是什么表情的表情,再次往前一探,整条左臂全送了进去。

  结果仍没什么变化。

  “好了,伸出来吧。”

  稍稍琢磨片刻,林宵凡总算放过了李可腥;而从这一刻起,李可腥总算意识到,为什么以前周围那些喜欢撞壁的家伙们总吹嘘不怕雷劈,是因为他们完全没体会过,撞壁除了会被雷劈之外,还可能招来更可怕的后果。

  “你别乱动,慢慢伸出来。”

  眼瞅着李可腥情绪起伏激烈,林宵凡一面死死留意着他的神情变化,一面沉声提醒,这些头发说不好都带有自我意识,若是操作不当,突然全部变成毒龙钻,那李可腥这家伙就得和左小姐说拜拜了。

  李可腥倒是没被不可名状之物感染,他纯粹就是被吓的;不过到底也是个热血好青年,听得进劝——他闻稳了稳心神,在林宵凡的指示下,放慢了抽离的速度,缓缓将自己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的左小姐给抽了出来。

  直至今日,他才发现自己竟是如此地离不开她。

  黑夜很快便会如约而至,恰好此时起了风;风吹过境,李可腥一臂的头发犹如随浪飘摇的海草,在风中来回摆动,这情形别说有他妈多诡异了。

  眼前一幕看得李可腥甚至是林宵凡心头都是一阵恶寒,要不是林宵凡反复提醒,李可腥恨不得原地来个180度托马斯回旋,将臂上一排头发能甩多远甩多远。

  讲真,若是这些头发始终如钢针一般立在李可腥手臂上,那其实还是非常麻烦的,因为估计不能用手去撩拨,用柴刀或是其他媒介的话……保不齐又存在惊动它们的可能——

  若真如此,那可就是地地道道的阴沟里翻船了。

  好在李可腥将手臂完全抽离出那片黑暗之后,轻轻一晃,其上这些毛发便如同脱发一般,根根软绵绵地飘落在地,眨眼的工夫,已是尽数飘落,李可腥的左姑娘也再次容光焕发。

  要不是林宵凡在旁边看着,李可腥觉得自己现在一秒马上立刻就能瘫倒在地,睡上三天三夜都是少的。

  绕开地上一团毛发,林宵凡仔细检查了一下李可腥的左手,发现邦士杰的人形雨伞并没有破损的痕迹,李可腥的精神状况也没有暴走或是坏掉的征兆,他这才松了口气,摸出打火机,将地上那团碎头发来了个一了百了。

  火光冲天而起,头发发出吱吱的奇怪声响,甚至在肉眼可见的程度下,这团东西还跟活物一般,被火焰灼烧得微微扭动起来,也就好在李可腥早有心理准备,否则肯定又得吓一跳。

  “我、我记得原著不、不是这样啊,啊?”

  头发突然如活物一般痛苦扭曲,虽是眨眼的工夫便被火焰吞噬,但这情况还是吓得李可腥倒退三步,他甚至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林宵凡这定婚店搞了什么幺蛾子,故意提高富江的恐怖程度,好让自己大把大把的花钱买姻缘点。

  林宵凡闻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和他解释副本形成的原因及条件,将地面上的发丝焚烧殆尽,他再次琢磨起如何接近富江本体的可能。

  这些毛发具有一定的生物特性及生命力,这已经是无需质疑的了;但奇怪的是,就江浦飚斗等人提供的情报来看,若他们说得属实,李可腥现在断然没理由全身而退。

  难不成这位面活下来的家伙们都不知道往自己身上套层塑胶制品?林宵凡觉得肯定不是。

  以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只要头没被门夹过,在知道了富江巢穴的种种危险特性之后,有能力者肯定会极尽可能想方设法进行攻略,如若不然,绝对不是娘炮就是脑残。

  那为什么这个位面的土著穿人形雨衣进入还会全着了道、而李可腥却什么事都没有呢?

  林宵凡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点什么,而且他很清楚,只要能找出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当前这个所谓的富江巢穴、绝对领域,就绝对可以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