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第72章:情定终生的契机。

小说: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作者:有监控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犯错要承认,挨打要站正,偶尔出点小纰漏其实……也情有可原吧。

  林宵凡的反应算比较快了,但这两个错误还是让人有些头疼。

  一来,越是高冷霸道嫌弃富江,这娘们就越会来事;二则,手里的柴刀完全起不了震慑的作用啊!富江的设定就是巴不得男人给她两刀啊!

  作为欲望的化身,富江身上始终带着一股原始的兽性,她享受暴力带来的快感,无论这种暴力是用于夺取还是摧毁,她都痴迷于这种力量释放的过程;这种丧失理智不计成本走火入魔的爱与恨,都是她摄取快乐的源泉。她享受这种摄取,更享受放纵与摧毁带来的快感。

  啧,一不小心花了眼,排错技能了。

  倒也不是说摆司马脸不对,对付富江的确是得这么干;但让林宵凡感到懊恼的,是自己不应该亮柴刀。

  而摆出刀削面般的冷傲姿态这件事……当是让客户李可腥来做。

  毕竟需要刷好感度将这玩意娶进门的是李可腥,不是自己诶。

  轻轻咳了一声,林宵凡暗暗提示一旁不知道还在看什么玩意的李可腥,告诉他之后无论富江再说什么,都按自己刚才那句话的路子怼回去就是了。

  “你好好发挥,记住我说的,我就不插嘴了,要是有什么不对,我会打断话头,ok,就这样。”

  李可腥挤了挤左眼,表示明白,然后也不等林宵凡和富江再说点什么,这虎逼直接一抖身上毛发,跨前一步指着富江晃啊晃啊晃的地方大声喝道。

  “骚婆娘!别挡道!快点给老子们滚一边去!爷爷最近胃胀气,一天走不到一万步就不舒坦,再不让开别怪爷抽你丫的!”

  啧,你他妈还没把人娶过门呢,就先搞起家暴来了?这尼玛还是人?

  李可腥这情商是真没得说,怪不得年纪轻轻一表人才非要来异世界找婆娘,现实里谁敢和他相处啊?聊个天估计都能把小迷妹们全毒死……

  扶了扶额头,林宵凡也不知道自己当下应该摆个什么表情才好。算了,无所谓了,让客户随意发挥、肆意宣泄表达自己心中的那份爱意吧,反正富江也他妈半斤八两,难说这种说着说着打起来的剧情会被他两玩成抱到一处去……

  要真是这样,自己倒也省心了。

  “小哥哥你为什么要凶人家……人家做错什么了嘛……”

  到底是直男有毒,李可腥这番话富江听是爱听,但作为正常女人拥有的正常心理,富江其实也一样不少——李可腥话音刚落,富江就表现出一副极为委屈的神情来。

  甚至……眼角还泛起了点点泪光。

  李可腥是渣男嘛?肯定不是,富江这模样在他眼里和需要被男人疯狂保护的弱小女子完全一样,但也就好在他到底干了三瓶强效精神药剂,心性还算稳定——况且,他也明白富江是个什么德行。

  咬了咬牙,李可腥选择完全无视富江的嘤嘤嘤,再次高声喝骂道,内容一句比一句劲爆,林宵凡站在边上都没脸听,这他娘要是全写出来,这书也就凉了。

  “你喜欢他吗?”

  就在李可腥口吐芬芳、富江泪如雨坠的时候,一旁打着伞拎着刀的林宵凡实在是听不下去,很是突兀地来了这么一句。

  “啊?”

  “嘤?”

  夫妻俩闻双双秒变傻璧。

  “大、大佬?”隔着油腻腻的人形雨衣,李可腥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远处白花花一团的富江同样一脸懵逼。

  林宵凡叹了口气,川上富江的确不是什么好女人甚至都算不上是个女人,但她看上去终归是个女人,两老爷们对个女人又是耍心眼使手段又是问候户口本爆炒人家双亲什么的……确实有些下作了。

  得了,别搞了,怪他娘low的,直接剑开天门吧。

  林宵凡轻咳两声,制止了李可腥还想继续发问的念头,转向面前不远处的富江——她这会子已是止住眼泪,满脸红晕,眼神再次迷离起来。

  “你喜不喜欢他?”

  林宵凡没管富江这副妖艳的媚态,用手指了指被雨衣勒得表情都略微有些狰狞的李可腥,再次发问道。

  字里行间完全没有藐视、嫌弃,亦或是一丝高冷,非要说的话,更像是家长在谈及儿女婚事时的那种沉稳和严肃。

  富江顿了几秒,随后却是抬起右手遮住双唇开始仰头媚笑。

  “喔呵呵呵呵呵呵~”

  什么叫笑得花枝乱颤?面前这画面才是地地道道的花枝乱颤,李可腥看着只觉得口好渴,林宵凡倒是微微蹙起了眉头。

  自己这边在演戏,对面的小娘皮何尝不是如此?

  “我什么要喜欢他呢?”

  笑过三巡,富江一撩耳畔秀发,整个绝对领域里原本还飘飘扬扬的毛发登时失去了永动性和生命力,纷纷飘落于地;而富江说这话的时候,也已是完全从树干中抽离,整个人光溜溜站到了两人面前。

  随着绵绵足语,脚踝没地,若不可方物的身形缓缓向前,如洛似宓,恰瑶归巫。

  且不说琼玉胫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更兼淤泥不染,清涟难妖,端得是细柳不盈握,嫩枝半抽芽。

  你且看她,那一头黑乌招展随风曳,那一对饱满子蓬润如玉。饶不过芳龄且十九,然峰峦如聚、波涛如怒,望不住,血易怒,玉臂难当肉弹路,温润如兔白玉若骨。叫人恨不能一揽入怀,从此踏上神仙途。

  真真是勿说经年,亵终嫌短。

  待所有毛发归于大地,目光清澈视野清晰之后,林宵凡才算是有些理解李可腥了——

  川上富江确实很美丽,那是一种直击灵魂的媚与美,时刻都能拨动人内心深处的欲望之弦。

  讲道理,由于承了系统的情将理智属性拔到了,林宵凡当下看富江也只是出于正常人站在美的角度进行剖析,然而——

  即便是站在不掉san值的情况下,川上富江这家伙……到底还是值得一战的。

  这么想来,李可腥这一波倒也还算值得。

  愣神间,富江已是缓缓踱至二人身前十余步的位置,她口中笑声未停,低声私语般的话头亦是如此。

  深情望了眼身着绯色长袍手举油纸伞的小哥哥,富江再次媚笑问道。

  “又为什么……要听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