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第73章:因为你脑子有病。

小说: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作者:有监控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系统不允许月老使用非人哉的手段撮合姻缘绑红绳,但富江的人设却和这一系列规定背道而驰——若是在不考虑委托的前提下,就她这样子,男人想对她做什么都不过分。

  更何况,她也希望他们那样做。

  不过林宵凡并没有这些想法,他本身就没有,其次也不存在受到魅惑的可能,若是能将san值稳固住,那川上富江真就完全无害——除非在交涉的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让这小娘们施展出了必杀的手段。

  十组特性里,只有一组让林宵凡稍有忌惮,就是那什么大迷心咒。

  这个技能的描述是指意志不坚且长期逗留在个体附近者,精神会受到一定程度损伤,一定时间后,受影响者会进入无差别狂暴状态,也就是变成所谓的a级异常。

  林宵凡不太清楚备注里形容的个体指代的是b级异常还是富江本体,但这个技能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毕竟正常情况下,这些无意识的受害者都得经过一周甚至是数月才会陷入无尽的疯狂,这就很靠谱,跟克总似的。

  正常人在面对富江这一特性的时候,都需要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来完成潜移默化,而作为理智百分百的存在,林宵凡就更不用担心这些了——他担心的,是富江这个特性技能下方的那几条附加说明。

  备注:此技能有极小概率转化为主动咒杀技能。

  备注:转化情况下,个体迷心咒功效成几何形式递增,并无视目标所有精神防御。

  转化情况下迷心暴走时限:2~5分钟。

  所谓王炸,不过如此。

  哪怕是以最通俗的游戏作为蓝本,每次遇到有极小概率这几个字……那都是让人一难尽的存在。

  林宵凡当时扫富江技能那会就是这种心情,他不太相信概率学这种东西,小概率若是作用在抽取宝箱打怪掉落这些方面那真就是小概率了;但要是换在boss身上……则妥妥就是玩家罄竹难书的血泪史。

  所以无论抽奖打宝还是推boss,谁要是把这几个字当真,谁就是臭傻璧。

  川上富江现在他娘就是个带有小概率事件的boss。

  林宵凡可不想以身试法,小概率的意思太过明显——这种光明正大的双标根本连抵都没办法抵抗,就这还想正面刚?就绝不是文明人的做法。

  这一次上仙提示得不错,这一单相亲委托,只能用怀柔的手段。

  而林宵凡的手段,就是谈判。

  别看川上富江现在一副兴风作浪的样子,若是以“给你找个好老公”为切入点,那么对付她还真就没什么难度,她要的就是这些东西;而李可腥这一单委托之所以是困难级,真正需要解决的,还是客户这一方的问题。

  总不能姻缘缔结完成之后,客服爽两天就把老婆给分尸了……要是这样,自己这月老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那二十万人间币岂不就成了赚亏心钱?

  职业操守林宵凡有没有不好说,但他真的有强迫症,什么事有机会做到最好就绝对不能马虎。

  “因为我们和外面那些妖艳的臭男人不一样。”

  见富江停下了脚步亭亭而立,林宵凡也不动声色地接上话茬,之后的交流就没李可腥什么事了,当下这种直捣黄龙的机会以后只会有少无多,能一次性摸清富江的底线就绝不来第二次。

  “呵~有什么不一样呢?”富江掩嘴浅笑,目光却始终飘忽不定,面前这男人的语只让她觉得好笑,“反正你们这些臭男人……最后不都一个样?占人家身子,掏人家内脏……”

  “不,我们不喜欢你。”林宵凡义正辞,着实吓了李可腥一跳。

  “你说……什么?”富江同样理解不了他这脑回路,闻也愣了愣。

  林宵凡举着油纸伞也跨前一步,目光坚定神色坚毅地重复道:“我们不喜欢你。”

  “……那我为什么还要听你的,非要喜欢他?”富江一脸懵逼。

  “因为你只有喜欢他,才能喜欢我。”

  富江:???

  李可腥:???

  “小哥哥啊,你到底在说什么呢。”

  富江似乎是被气笑了,顺了会儿气这才调节过来。她忍不住多看了林宵凡几眼,方才积攒起的好感因为这人“脑子可能不太灵光”的原因顿时黯淡不少,但对他们的好奇却又在急剧增加。

  毕竟哪怕是个傻子,看见自己也会毫无保留地爱上自己——更何况,傻子又哪有本事能踏进自己这绝对领域之内?

  吃过晚饭随意溜达这种借口……川上富江自然是不会信的,她就想看看这男人到底想说什么,看看他到底能说出什么花来。

  “我猜你也看出来了,我们两人并没受到你这些头发的影响,甚至连你这冻人的美丽都不曾入我们的法眼。”

  林宵凡嘴角微微勾起,做了个很是遗憾的表情:“当然,四处溜达这种事也是不存在的,我们俩,就是专程来找你的。”

  “所以呢?你们来找我……我就要喜欢他然后再喜欢你?这么强势……真的好吗?小哥哥~”

  坦诚相见从来都是交流的基础,富江当然也吃这一套,见林宵凡毫不忌讳地承认了,她也显得很是高兴。

  “在下木村拓哉,这是好友山下智久。富江小姐,幸会。”别再特么喊小哥哥了,听着真叫人膈应,“我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明确地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他也不喜欢你——我们都不喜欢你。”

  “所以说——”

  “但我们爱你。”

  “你们——啊?”

  富江只觉得后庭一紧,话头生生卡在了喉咙里,想说的话都被男人这一句给搞忘了;一旁的李可腥也是一脸茫然,他大张着嘴,一副“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的神情。

  回过神来,富江笑了。

  笑得是那么的清纯,笑得是那么的妩媚,笑得,是那么的放浪形骸。

  但她却没有再接话茬。

  “你有你的手段,富江小姐。”没了漫天飞舞的毛发,林宵凡总算可以搭配上一点肢体语做补充,撞壁的时候,行举止都得到位,这样效果才最好。

  举着油纸伞林宵凡双手展开,示意富江看看周围,他原地转了一圈,接着说道:“不可否认,你的手段很厉害,但是——我们也不差,配你,绰绰有余了。”

  “哦?是吗?”

  这下子富江算是彻底来了兴趣,她索性盘腿坐了下来,如海浪一般的毛发在她的玉体下来回蠕动,她就像一尊端坐在欲海狂潮之上的女神,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自己那一股致命的……

  骚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