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第74章:这是爱的感化啊。

小说: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作者:有监控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6: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魅力什么是不存在的,林宵凡才不吃这一套,见她有兴趣谈了,这才将话题引入正题。

  “我们不喜欢你,所以不会发生什么为你疯狂这种事;但我们爱你,所以我们才会愿意为了你舍身穿行在这片毛发地狱。我们的诚心不仅足,而且在某些方面,我们的能力也要比你强得多。”

  “哦?比如呢?”富江用小指头勾着头发来回摆弄,漫不经心地等着下文。

  “比如掌控这个世界。”林宵凡耸耸肩,表情同样很是轻松,仿佛一统天下这种事比此时此刻脱掉裤子做神仙还简单。

  这话一出富江不笑了,她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又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

  “毁灭这个世界你也是出于无心的吧?”会思考是好事,这是进步的表现,但林宵凡并不太想给富江思考的时间,他只需要她仔细聆听并跟上自己的节奏就行。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呢?木村君?”交涉的话题从男欢女爱上升到了救世灭世,跨度太大,富江显然有些跟不上。

  “因为外面还有很多男人啊。富江小姐,你若是真想灭世,凭这些头发就完全不是问题啊,又何苦藏身在树里,还用这么多头发保护自己呢?”

  是的,可能在江浦等人的眼里,这所谓的绝对领域就是恶魔的巢穴、是旁人完全无法靠近的禁地——然而实际上,人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富江希望他们看到的。

  绝对领域的确是禁地,但并非侵略之地,而是躲藏之地。

  富江没再接话,她的眼神逐渐黯淡下去,无尽的寂寥再次爬上她的心头。灭世吗……有什么意义呢?

  是的,对富江而,毁灭世界也好,抹杀文明也罢,其实完全没必要。

  真的,你长得帅、你胸大、你有钱、你篮球打得好、你房子漂亮车子霸气,你什么都好都行都一百分,但这些东西无可否认全都是撞壁的本钱,而生命的意义,就是撞壁——

  要是没有观众,装他妈给谁看啊?

  凡人如此,富江亦然。

  她爱的是那种极致到扭曲的爱;她想要的,是那种拳拳到肉刀刀剔骨的恨,这爱和恨,都是她毕生所追求的至高快感。灭世?灭了世搔首弄姿给哈士奇看?想什么呢。

  而这一点,还是方才看她从头发树里拱出来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林宵凡敏锐捕捉到了她眼中的孤独感才发现的。

  那个落寞的眼神让林宵凡很在意,特别在意。仔细一想也对,原著中的富江不是在骚断腿,就是在骚断腿的路上,怎么可能会像邻家小妹妹一样,这么安分守己地躲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她是在克制,甚至是在逃避。

  这其中的原因,有可能是不想毁灭世界失去深爱的一切,又或者……和她本身的某一项特质有关系。

  绝对领域形成的富江巢穴前面也说了,是有九九八十一处的。

  而被林宵凡带着李可腥找到这一处,是这一处这个川上富江的运气。

  “你能……好好和我说说吗?”

  默默听完林宵凡的解析,富江流下了两行清泪。泪痕穿过她的脸颊,将她映衬得愈发楚楚动人,一旁的李可腥都有点忍不住,想上前温柔地为她拭去泪水。

  “就像我说的。我们可以统一这个世界。这个统一的意思,就是杀光所有由你能力失控而引发的那些abs级别的怪物;另外,我们还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答应我们一个条件,你另外八十处天敌,我们也可以帮你一并铲除。”

  这是个富江无法拒绝的条件,也是她躲在这里最根本的原因所在——

  外面的世界有烈阳堡、有型月峰有天榊谷,有大大小小占山为王的势力和混乱不堪的贫民补仓区。这些势力之间根本不在乎天不天灾灭不灭世,他们只在乎他们在乎的一切,为了这一切,他们可以干出很多难以想象的事情。

  同理,外面的世界也有八十一处富江巢穴,每一处绝对领域里,都有一个富江本体;她们的本质,和外面人类互相敌对的势力又有什么不同呢?

  这就是原因所在。

  富江微微颤抖了一下,不知是因为没穿衣服天气太冷,还是因为林宵凡这一番话的缘故,她下意识缩了缩腿,缓缓抱紧了自己的膝盖。

  林宵凡知道自己说中了,这是富江想要保护自己的举动。

  “那……是什么条件呢?”

  将头埋进膝盖里好一会儿,富江才再次扬起哭花的小脸蛋,愣愣问道。她已经很久很久没和男人聊天了,无论是那些无法忘怀的轻抚,亦或是穿筋断骨的劈砍,她都很久很久没再感受过。

  她渴望它们,她渴望男人,她渴望死亡。

  等得就是你这一句。

  林宵凡闻意味深长地眯起双眼瞅了一旁的李可腥一眼,尔后清咳两声,正色说道:“嫁给我们,然后把你的力量借给我们。”

  李可腥:???

  ……

  ……

  ……

  上水流耀勇的额头已是渐渐渗出冷汗,两只手更如同灌了铅,他从未感到过手上的两把爱枪也会有如此沉重的一天,她们本该像是自己站在城头、站在路口的小娘子,一个满脸泪痕,一个故作坚强,每一次出征,都傻傻等着自己凯旋而归。

  然而此时此刻,她们却变得如此沉重,变得犹如千斤巨石,仿佛变成了两只跗骨恶鬼,要将自己拖向那无边地狱。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这骁勇善战的骑士长已经记不起自己扣下了多少次扳机,也记不清周围还有多少人,更记不清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夕阳已毕,夜幕如海潮席卷而来,在这片黑色巨大浪花里,却是隐匿着无穷无尽的怪物。

  上水流耀勇感觉有点累,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烈阳堡至高无上的勇士,忘记了自己是身经百战的第一骑士长,甚至都忘记了身旁还站着个堪比国王的江浦大主教,他只是觉得有点累,可能……

  可能再勉强扣下百来次扳机,就可以彻彻底底地安心休息了吧。

  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朦朦胧胧间,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妻子穿着合服踩着木屐,站在门口将雨伞递给自己,温柔的提醒又在耳边——上班的时候要带上雨伞,和同事喝酒的话,不要回家太晚,否则会赶不上末班电车。

  这是什么时候的记忆?

  我的妻子……我的……

  “耀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