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型工种(快穿) 第590章 第 590 章

小说:技术型工种(快穿) 作者:莫向晚 更新时间:2021-06-23 10:43: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恍恍惚惚被某种引力吸到秦九阴面前的时候,纪墨还有点儿回不过神来,我是谁,我在那里,我在做什么?

  秦九阴检阅一样看了看他和同样被吸引而来的安静,他们两个手腕上的红线自成一圈儿,像是天然的红绳手串一样,看不到飘荡的线头了。

  “不错,看来你们都找到了自己的阴缘,行了,这一次先这样,你们体魄不足,不能常常过来。”

  这里的体魄不足,指的是阳气不足。

  走阴术所强调的阴气重要不必说,没有这个,根本就没有入这行的基础,但光有阴气又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足够的阳气锚定身体的同时还可牵引灵魂,两者的比例,很难用数字直接表明。

  纪墨也没办法具体估算,这里面应该还涉及到某些“看”的学问,比如说秦九阴看一眼就明白他们的状态是“体魄不足”一样。

  另外,就是秦九阴吸引他们过来的那种手段了。

  他之前还担心“飘”远了回不去,找不到秦九阴怎么办,现在看来,说不定秦九阴早在他们身上或者灵魂上下了什么暗手,让他们能够受其摆布。

  想到这一层,再掉回头去想之前秦九阴留下自己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好像就是说“凑合用”之类的话,这一想,恐怕最开始自己也算是个消耗品。

  幸好自己最后拜师成功。

  不过,秦九阴这个师父的态度,也看不出来成为她的弟子是不是就不会被当做消耗品利用。

  总之,情况未必一定好转了。

  纪墨这一想,表现也不是很积极,在秦九阴问起具体系阴缘情况的时候,很是礼让地表示:“师妹先说吧。”

  安静看了他一眼,估计也是心神还激荡着,并未在意自己突然被让了先,直接说了自己所见。

  “我见到我娘了,她、她一直想着我……”说到这里,就是泪流满面,哭得哀哀切切。

  秦九阴听得不耐烦,“别哭了,鬼都被你引来了!”

  回去的时候没有纸钱开路,这路本来就难走两分,尤其秦九阴自己,现在明显是阴气多过阳气,还不是一般的多过,连着走在阴路上,脸上分明已经是鬼相了。

  安静被骂了一句,再不敢哭,立时止了声音,只那抽噎声,实在止不住,也压得低低的,空出来的一只手还主动捂了嘴。

  隔着秦九阴的身体,纪墨往那边儿看了一眼,看不到安静具体是怎样的神色,但她这种应对,不得不说,狡猾极了。

  本来纪墨是想要让安静打个样,看看什么样的才是正常,因为他对姐姐的状态有些怀疑,不是怀疑对方不好,故意骗自己什么的,而是怀疑她是不是有些强大得不似一般的鬼了。

  在以前,秦九阴给他们讲过鬼物都是怎样的,哪怕是人变成了鬼,其理智也有限,通常来说被役使的都是那些浑浑噩噩的,完全不知道怎样跟人交流的鬼,这种鬼也就是最底层的小鬼之流。

  他们连度过自己的阴寿都是茫然无知的,被驱赶到哪里就是哪里,做什么都全凭本能,几乎不会有自己的意识。

  再上一级的就是有一定灵活性的鬼了,这种鬼可称之为“灵鬼”,这个“灵”跟灵气无关,可理解为“灵活”“灵动”“灵智”之类的,在这一级别上,灵鬼也有好几种不同的,有的是能简单应声的,勉强算是可交流,再有就是自己有些主见的,像是命令他做什么,他不乐意的,这种程度的主见。

  再上一级,还能记得自己生前记忆的,沟通与常人无碍的,便可算是大鬼了,这种级别的鬼,将来都有成长为鬼王的可能,当然,只是一种可能罢了。

  好似说那人人如龙的时代,真的每个人都能成为人上人吗?有可能,就看自己奋斗不奋斗了。

  这种鬼是很少见的,尤其少见的还是她是自己寻来的。

  纪墨不知道该怎样圈定姐姐所处的级别和范围,因对秦九阴这个师父已经有了一定的戒备之心,就不愿意如实说出,免得于姐姐有害,她生时,他没能力帮她什么,总不能她死了,还让她受秦九阴间接控制。

  因存了这一点儿心思,纪墨便让安静在前头先说,准备照着她的样子再说,起码对鬼的形容上,应该不至于太多差错。

  哪里想到安静这话说得太狡猾,以至于什么都没说明白,秦九阴就已经不耐烦听了,看她对安静的这种态度,显然这弟子收得也不敢说多么用心。

  这一想,纪墨就更不敢实话实说了,心里头还存着点儿难过,弟子和师父,本不应该是外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关系,已经足够亲密了,如今竟是不能信任,是自己做得还不够,还是秦九阴根本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弟子身上?

  那,为什么又要收他们为弟子,为什么要教他们知识呢?

  不想往利用的方向想,但这样的可能总是存在的,牵扯的又不是自己一个,再者,走阴术这等存在,到底是对灵魂有关的,也就让纪墨更加害怕自己灵魂上被下了什么暗手。

  怕暴露系统,怕暴露穿越的秘密,同样也怕这微末的些许金手指也是怀璧其罪,被惦记上,最后算计个魂飞魄散。

  有了这一层心思,他不能学安静哭一场,便只语调低沉说:“我没见到我娘,只见到了姐姐,她、她当年死得早,我竟是不怎么记得了,都不太敢认……”

  言语之中,又多有絮叨,手不自觉地抓紧了秦九阴的手,像是对现在这个唯一可做依靠的亲人格外信赖一样。

  “没见到就没见到呗,浑浑噩噩的,也没什么好见的。”

  秦九阴撇撇嘴,别人的生离死别,对她来说又算什么呢?

  随意点评了一番,师徒三个也到了出口,秦九阴这会儿倒是照顾弟子,一手一个,连着两拍,把纪墨和安静都拍到了火光处,接着,她自己也纵身一跃,似是从某圆洞之处跃出,重新回到了身体里。

  纪墨的身体一歪,像是在睡梦之中蹬腿似的,有种一脚踩空的感觉,晃了晃头,灵魂端正了位置,这才感觉好些。

  安静也是差不多的,只她动作幅度更大些,脚一蹬,差点儿把火盆给踹翻了。

  秦九阴回来就瞪了她一眼,吓得安静连忙低头,不敢让自己的脸露出来。

  别人看见她的脸,一时惊吓之后更加生气从而打骂她的情况她遇见得多了,已经条件反射一样了。

  秦九阴倒是不太打骂他们,但那种气势,又是更胜普通人的,反而让安静心里更为惧怕。

  “行了,收拾了吧。”

  秦九阴说完,自去房间休息。

  纪墨又去厨房端了盆水,浇灭了火盆,用抹布垫着手,把滚烫的火盆端到角落里,又去洗了手,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安静自秦九阴走开就松了口气,看到纪墨端走火盆,更是高兴不用自己做事儿,再睡觉的时候,就直接把睡觉位置选在了火盆放置过的地方,暖融融的,夜里感觉十分舒适。

  如她和纪墨这等阴气重的,身上的寒气也重,白日里倒是不怕什么,就是晚上睡觉容易觉得身上冷。

  纪墨回到自己房间前,看到安静那动作中都透着舒适的样子,不觉一笑,还是个孩子。

  他这头感慨完,那头梦中见到姐姐,只觉得惊悚,这是不是就该叫阴鬼缠身了?

  最要命的是,姐姐见他不为叙什么旧,单纯是为了让他识字念书,硬生生拉着灰雾在梦中化作灰色纸张,让他在上面端正书写是什么鬼!

  “他们越是压着你,你就越是要出头,我和娘都死了,跟他们争不了什么,你却一定要争,不管怎样,一定要把这仇给我们报了,否则,我和娘死都闭不上眼睛。”

  姐姐诶,您忘了,您已经死了!

  埋都埋了多少年了,眼睛早就闭上了。

  “学,我学。”

  纪墨觉得这个世界若是想要把走阴术留下作品,恐怕还是要留下记载技艺的书来,所以文字是迟早都要学的,早学早好。

  见他态度不错,姐姐明显宽慰,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来:“这就对了,你就是我全部的指望了。”

  纪墨头都不敢抬,都说人死变鬼,不是人样,果然,无论怎样头脸整齐的,死了之后的鬼相,也就是本相,都多了一层阴气森森,狰狞恐怖之感,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接受不良。

  “姐姐也要努力啊,若是能够成为一方鬼王,放在阳间,也是一方的土皇帝呐!”

  纪墨随口敦促,没有只有自己一个人上进的道理。

  那发青的鬼脸上似露出一分难色,很快转为怒色,“别耽误时间,我只能晚间入梦催你,你要是敢不用功,看我怎么收拾你。”

  长姐如母,自觉成了长辈的姐姐很快拿捏住了纪墨,没啥好说的,学吧。

  苦也,这是要在梦里开辅导班的节奏啊!

  一夜好梦,早上醒来,纪墨还有几分没精神,被逼着学了半夜的文字真是够累的,再一想今天要做的事情,日常之外,还有秦九阴布置的课业任务,这么算下来,他的学习时间怕不是要有十个小时以上?

  如此勤奋刻苦,不成才简直是没天理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