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副人格看上我的死对头后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小说:当副人格看上我的死对头后 作者:道长单飞 更新时间:2021-09-19 12:06: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硬生生被气得没睡好的季越,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整个人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下楼的时候硬生生把季父季母吓了一大跳。

  “这孩子怎么一副要干架的表情。”

  季父叠好报纸,转头看着季母有些好笑。

  季母也是笑眯眯的,要论起干架,这个家里没谁比她更有发言权。

  “年轻嘛,总是要有活力的。”

  季父牵着季母的手,颇为感叹,妻子以前的辉煌历史仍旧历历在目,惊艳了他的整个岁月。

  有活力的季越这次没像以往那样慢悠悠地走,大长腿迈的飞快,直奔学校。

  也是alpha体质好,这么长的一段路,脸不红气不喘的,跟没事儿人一样,等进了教室,班里头的同学都没有来全。

  季越下意识的往他心心念念的位置看过去,毫无疑问,自己的同桌已经坐在座位上了,他的脊背挺直,低着头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手翻着书页,眼神专注,看样子学了有一会儿了。

  季越对那个转学生很不爽,这会儿看着宛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蒋尤,心里特别扭。

  他走过去,砰地一声把书包扔在桌面上,自己则大爷一样的坐在凳子上。

  脾气幼稚得像一个小学生。

  蒋尤从早上醒来后心情就不错,学习的效率都提高不少。

  今天alpha的易感期就过了吧?不知道多会儿来学校。

  他这么想着,骨节分明的手指轻点着书页,一下一下,带着些许欢快的节奏,不知不觉便全身心沉浸在学习的海洋。

  直到一声巨响打断他的沉思,肩膀也因为这个动静微微一颤。

  蒋尤下意识皱眉,偏头看着罪魁祸首。

  “看什么?”

  季越翘着得二郎腿不自觉的放下来,顿了一下,换了条腿挑着二郎腿,梗着脖子不服气地问。

  蒋尤倒是没注意到季越的动作,他只是轻蹙眉头道:“声音。”

  季越靠着椅背,拽着书包带子把它从桌面上拉下来,闻言轻嗤一声:“我就这么大声,要是不喜欢你找李岳航去啊。”

  话说到最后竟然有一丢丢酸味。

  蒋尤眉头皱得更紧了,他问道:“李岳航是谁?”为什么要找他?

  他很疑惑,自己让季越小声点和李岳航有什么关系?

  一听到蒋尤这句反问,季越的眼睛亮了,闹了半天这人连那个转学生叫什么都不清楚。

  季越的脸色变好了,但他一向擅长蹬鼻子上脸,此刻还端着态度哼哼:“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还对他笑的那么好看,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这么平易近人。”

  要知道他可是跟蒋尤同班两年,最近才得到了omega的笑容。

  想到这里,季越的脸又拉下来了,纯黑色的眼眸紧盯着蒋尤,等着他的回答。

  早读的预备铃缓缓响起来,差一丢丢就要迟到的几个学渣陆陆续续经过两人旁边的过道,班里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季越往旁边动了动,跟蒋尤的距离更近了一些,生怕错过他的下一句话。

  蒋尤抿了抿唇,那个对别人笑的绝对不是他,因为以前的一些经历,他不爱笑,更没必要笑。

  也是自从和季越相遇,他才偶尔会勾勾嘴角,至于对一个不认识的人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蒋尤心里一噎,蒋其这个家伙,又是对什么人感兴趣了吗?

  不对,他们两人早就说好的,如果对方在潜意识里休眠,那么掌控意识的这个人应该将所有的事情告诉对方,就算不告诉也应该留下记录。

  现在,蒋其并没有跟他提过李岳航这个人。

  蒋尤心里皱了皱眉,还没等他深想,抬眼就对上了季越那双深邃的眼眸,他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季越眼里带着倔强,依依不饶道:“怎么不说话?”

  两人凑的很近,蒋尤能够感觉到季越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脸上,带着热度,让那一小片皮肤有些发烫。

  蒋尤往后退了一点,他抿嘴道:“有对他笑吗?没印象,你怎么知道我对他笑了?”

  这还是蒋尤第一次说话语气如此急促,他什么都不知道,只能随口拽来季越话里的漏洞,防止季越再往下问。

  季越确实不占理,自己小弟拍过来蒋尤对其他alpha笑的照片,虽然算是偶然,也没办法光明正大的坦荡的说。

  “哦,孙厚跟我随口的。”季越用手指挠了挠脸,状似不在意地回答,“我不是讨厌别人坐我凳子吗,孙厚跟我说李岳航坐我凳子,顺口提了句你。”

  “哦。”蒋尤点头,心里松了口气,也没思考季越话里的bug。

  季越身子坐正了,也舒了口气,终于勉强算是混过去了。

  嗯?不对啊,明明是我在质问他,为什么我会这么心虚?

  季越转头看向蒋尤,想说什么,还没张口就憋了回去。

  蒋尤低头看着书本,没有再和季越说话。

  季越越来越憋屈,次奥,等下课,非得把那个sb叫过来看看,弄不蒋尤一个omega,老子我还弄不了你?

  等早读下课铃一响,季越往后勾了勾手指,把孙厚叫了过来。

  “季哥!”孙厚眼神发亮,透露出一股浓浓的谄媚。

  季越看得辣眼睛,嫌弃道:“得了,别给我整这死样子,今儿晚上去我家给你。”

  孙厚瞬间激动的对季越行了个礼:“季哥!你放心,从此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抓猫我绝对不逗狗!”

  眼见着季越的表情,不像是感动的样子,孙厚瞥了眼季越的凳子继续地补充:“以后你屁股下面的凳子交给我!保准给你护得好好的!”

  孙厚的嗓门本来就高,说这话也不知道压低声音,吸引了全班一大半视线。

  这个傻子!

  季越扶了扶额头,他都不敢往蒋尤那边看一眼,低声道:“得了,跟我出来。”

  孙厚点头,跟着季越屁颠屁颠地出了教室,两人就站在楼道里。

  “昨个儿,李岳航对蒋尤特热情?”季越扶着栏杆,刚开始没说话,等过了一会儿才出口问道。

  “让你警告那个小子,怎么样了?”

  “哈,季哥,我和你说……”

  为了那套手办,孙厚认认真真的复述了一遍昨天他看到的画面,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看到的场景原模原样复制给季越。

  说完还特自信特得意地说:“昨天,我看到那一幕,当即就是一声吼:谁让你坐我季哥的座位了?登时吓得他蹦起来!只能乖乖离开。”

  “啧。”

  孙厚这人一贯爱往自己脸上贴金,听他讲话,听一半信一半就行。

  季越拍了拍栏杆,思考了一下,没跟孙厚说话,反身就往教室里走去。

  可还没等他特意找那位转学生,仅仅是眼睛随便一瞥,就看到alpha像一个跟屁虫似的站在蒋尤旁边,笑得不怀好意!

  靠,这家伙,一看就不是啥好人!

  季越冷笑着,长腿一迈,几步就走到旁边,抬手按住李岳航的肩膀:“小子,先来后到懂不?”

  这tm可是我的同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