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月圣女思虑了一阵,觉得沈浪说的有理。

  其实她之前也想象到了魔族大军会攻打到流月城下,与其增添无谓的伤亡,确实不如采取沈浪的提议,放弃其他领土,全力镇守流月城。

  “就依沈兄所言。”

  沧月圣女最终采纳了沈浪的建议,并向众长老发号施令:“诸位长老,本圣女不在之时,你们必须听从沈兄的指挥,绝不可擅自行动!”

  “是!”

  众长老纷纷应道。

  打仗最重要的就是实力,沈浪的实力这些流月族长老算是亲身体会过,自然愿意听从沈浪指挥。

  见这些流月族长老如此配合,沈浪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沧月圣女交待完一些重要事情后,娇小身躯开始一明一暗,似乎已经无法保持这出窍的状态了。

  在返回流月神木之前,沧月圣女交给了沈浪一枚星光闪耀的暗金色玉简,上面写着“星河手札”四个鎏金大字,飘逸灵动。

  “沈兄,这枚玉简正是当年星河圣祖在离开星界之下留下来的,只有历代流月族族长才有资格阅读其中的内容。玉简中记录了不少神通功法,还有炼化小宇宙的一些详解,或许会对你有些帮助,沈兄不妨拿去阅览一番。”

  沧月圣女将玉简塞到了沈浪手中。

  “如此贵重之物,应该是流月族不传之秘,沈某受之有愧!”沈浪皱了皱眉。

  沧月圣女落落大方的展颜笑道:“沈兄别这么想,流月族族长职责便是辅佐星界使者。何况沈兄还得在之后的大战中出力,这枚玉简,就当是给予沈兄的报酬吧。”

  见沧月圣女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沈浪也就没有矫情了,收下了这枚玉简手札,补充说道:“既如此,那沈某就却之不恭了。但此手札太过珍贵,沈某只阅览一遍即可,等大战完毕后,再交还至沧月姑娘手中吧。”

  “流月族,就拜托沈兄了。”

  沧月圣女轻声说完这一句后,身躯渐渐化作星星点点的白光,飞回到头顶的流月之中。

  沈浪目送着沧月圣女消失,脸色颇为凝重。

  “沈浪道友,您要不要来制定一下具体的行动计划?”

  大长老星残上前请示道,语气恭敬之极。

  虽然还称呼沈浪为道友,但已经俨然将他当成了与沧月圣女同等级的角色。

  沈浪微微点头,他先是研究了一遍流月族的地图,又向几名长老了解了一下流月族各处据点的情况。

  流月族光是大大小小的据点就有三十多个,几乎每个据点都设下了防御大阵。

  算下来,光是本族领土内的防御阵法,就能阻挡魔族十日左右的行军时间。

  而沧月圣女回到流月神木后,至少需要休养三十日,才能再次出窍。

  所以说,流月城必须抵挡魔族大军二十天左右的攻击,流月族才有较大的机会取胜。

  好在流月城护城大阵是早些年流月族第二任族长联合众多长老布置的顶级金仙阵,名为“九星天辰大阵”。

  此阵几乎是如今世间存世最强大的防御阵法,有着“生生不息”的奇妙能力。

  这九星天辰大阵由流月神木直接提供能量,有着自我修复的功能。一旦遭受强力攻击,阵法会启动自我修复的极致。

  理论上来说只要流月神木提供的能量不绝,此阵就会不断的自我修复,永远不会被破坏!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

  因为年代久远,九星天辰大阵的能力比起当初还是削弱了不少,若以强大威力的神通攻击此阵法,还是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此阵攻破出一道豁口。

  但真想做到这一点,需要强度高达混元大罗金仙级别毁灭神通才可办到!只凭魔族大军本身的攻击,是绝对不可能攻破流月城的护城大阵。

  说来,能威胁到九星天辰大阵的,也就只有沧月圣女提到魔族“傀儡兽”了。

  沈浪重点询问了一下众流月族长老,关于魔族傀儡兽的消息。

  流月族的长老们对此也是知之甚少,说不上来,那似乎是异界强者制造出来的神秘傀儡,在灭世之战中大显身手。

  魔族的傀儡兽几乎在当年的灭世之战中消耗殆尽,时至今日只剩下最后一具傀儡兽还保存着少许行动力,大概也就只有一两击之力。

  虽然只有一两击之力,但这傀儡兽的攻击威力简直恐怖到一种骇人听闻的境界,甚至能轻易灭杀大罗金仙,无人可挡!

  换言之,只要守护流月城的九星天辰大阵不被傀儡兽的攻破,这场战斗流月族基本上就赢了一半。

  了解清楚了所有情况后,沈浪开始制定的策略,先是让众长老立刻通知流月族各地的据点,快速将据点各地的修士调回流月城,并将所有能带回的修炼资源尽数带回。

  流月族各地据点的防御大阵也相继开启,保持一级战备状态。

  沈浪让众长老各司其职,时刻做好动员流月族大军的准备,自己则继续待在望月台,进入了广天宫内休息。

  魔族大军就算行动再快,最少也要十几日才能抵达流月城城下。

  沈浪待在广天宫则有着十倍的时间,有百日以上的时间,足够他调整状态了。

  乐菲儿还待在广天宫内,沈浪进入广天宫后,先是将一系列遭遇告诉了乐菲儿。

  得知沈浪摇身一变成了流月族人人尊敬的星界使者,乐菲儿倍感不可思议,如释重负之余,又生出新的忧虑。

  知道沈浪接下来要面临最重要的一场大战,乐菲儿为避免打扰沈浪,主动离开了广天宫,坐守望月台,亲自为沈浪护法。

  星残重新在望月台四周布置了防御阵法,下令禁制任何族人靠近望月台。

  有什么紧急消息需要传达给沈浪时,他也会先告知乐菲儿,尽可能的避免打扰到沈浪本人。

  沈浪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广天宫内闷头睡了三天。

  一般而言,真仙是不用睡觉的,只是这段时间沈浪频繁战斗,频繁消耗,让他精神状态疲惫不堪,睡眠使他能大幅减压。

  沈浪睡了三天后,气色好了许多,精神也恢复到了较佳的状态,随即开始稳固起大罗金仙的修为。onclick="hui"